6万亿人民币入市 货币洪水再次泛滥(图)

6万亿 人民币 入市 货币政策 宽松
香港中银大厦 (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图)

【看中国2017年10月8日讯】每到假期来临的最后一天,总有大事情发生,这次也不例外。中国央行下发特急文件,宣布自2018年起对部分商业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0.5%-1.5%幅度不等,降准的幅度和广度大大超乎市场预期。几乎覆盖了绝大多数银行机构,基本相当于全面降准了。

这次央行定向降准,给予了绝大多数金融机构0.5%的降准,就是第一档降准。按照目前160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存款计算,可以释放出8,000亿的基础货币,如果乘以4.7的货币乘数,总计将释放出3.76万亿的M2流动性。

在实现第一档后,看金融机构的表现情况——其向普惠金融的贷款需要达到存量或者增量的10%。这些金融机构,可以再另外给予1%的额外降准,这就是第二档降准。这一档会有多少家银行能达标?

如果20%达到,就涉及32万亿的存款,1%就是3,200亿。如果乘以4.7的货币乘数,总计将释放出1.5万亿的M2流动性。

如果两档定向降准全部实施下来,累计将为市场释放出5.3万亿的流动性,货币的洪水将再次泛滥起来。这必将让楼市、股市的泡沫继续吹大,资本外流将进一步加剧,汇市将彻底失灵,产生的后果是央行所无法承受的。

这次定向降准来的既凶猛又快速,仅在9月28日国务院会议定调之后三天内,就以“特急”文件方式得到快速落实,而且这次也创新了形式。

虽然央行强调,此举不改变稳健货币政策的总体取向,但是范围之广、策略之高已大大超乎市场预期。回顾历次降准来看,定向降准一般发生在经济出现一定下行压力时使用。上一次央行频繁使用定向降准是在2014年,并在当年11月降息,2015年2月全面降准。

8月份经济数据全面回落,工业生产大幅放缓已成事实。9月份数据还没有公布的情况下,出台“全面降准”措施,可以预见9月份数据会进一步回落,数据一定惨不忍睹,才让央行如此加急定向降准,用了如此一剂猛药。只是孱弱的经济能否经得起这样的大补,确实有待思量。

很多人认为,本次定向降准是对于小微企业贷、个体工商户、农户等领域采取了比较优惠的政策,是引导信贷资金流向小实体企业的一个务实举动,也是试图通过货币宽松拯救实体的最后努力。

很多时候,出发点是好的,但不一定能办好事,也不一定会有效果,迟来的救助不叫救助。如今中小实体企业的绝境,在当初大规模信贷投向地产商、购房者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央行本次定向降准的计划注定会落空,原因有三:

1、中小企业无力借贷。

对于一棵被太阳暴晒干涸而死的白菜,就算你浇再多的水,也于事无补,除了加速菜梗的腐烂没有任何意义。

对于那些早就有债务缠身、奄奄一息的实体企业,在该需要贷款的时候没有银行愿意放贷,大批实体中小企业关停的关停、减产的减产,更多的是通过民间的高利贷在苦苦维持,这就是当前实体企业的现状。

就算央行定向降准诱导商业银行支援实体企业的目的得到落实,实体企业已经无法承担更多的债务。地租、人工成本暴涨、出口萎缩、汇率升值和高利贷的债务压力,已经让中小企业死的死,倒的倒,已经没有借贷的欲望和动力,甚至没还账的能力,所以,定向降准注定不会起到拯救实体的效果,央行的想法只是一厢情愿。

2、原材料价格上涨压缩利润。

在去库存和环保风暴的轮番轰炸下,铁矿石、煤炭、天然橡胶、造纸等多种原材料迎来“集体涨价”风潮,牵动着市场神经。

从2016年开始,工业原材料价格逆经济周期,启动了疯狂的上涨模式。一年多的时间里,螺纹钢价格从1,800元/吨上涨到2017年9月初的3,800元/吨,涨幅为110%;焦煤价格从600元/吨涨到9月初的1,300元/吨,涨幅110%;橡胶价格从9,000元/吨,一路上涨到本月最高的17,800元/吨,涨幅接近100%……

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为央企国企去库存、债务出清提供了良机,但给抗风险能力差、无法将价格向下游传导的中小企业带来了灾难。随着原材料价格的不断上涨,中小企业的利润空间受到挤压,很多甚至是亏本维持,中小企业倒闭潮此起彼伏,而国企集中度越来越高,大有一统天下的局势。

面对动辄10%以上的原材料价格上涨,在没有降息的前提下,央行定向降准带来的作用基本上是杯水车薪,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中小企业债务缠身、没有利润的问题,最终的结局一样是走向死亡。

3、无法阻止资金流入房地产。

对于当前中国经济来说,任何企图通过货币宽松的方法,拯救实体经济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因为有房地产这个黑洞在,任何资金都会被这个黑洞吸收,其他周边需要资金的主体都会失血而亡。在当前一家上市公司的利润还不如一套房子涨幅的情况下,所有宽松的资金流入房地产,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比如今年前八个月,居民房贷基本上停止了增长,但是居民短期贷款飙升至1.28万亿,同比激增8,000多亿,这些贷款大多是以买车、消费等信用贷的名义,绕过重重监管,最终流向了房地产领域。

老百姓将自己90%的可支配收入都投向了房地产,还包括超出偿还能力的长期贷款和短期贷款,看病、教育、养老及生活消费只剩下最后不到10%,完全失去了抵御未来失业、减收、物价上涨等风险的能力,走向万丈深渊……

企业、个体很可能借经营性贷款来获取资金,进而流入到消费型的住房购房领域中。如果没有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对资金流向和各类凭证的审查,本次定向降准释放的5.3万亿资金,很可能会在各种隐蔽渠道下,全部流入房地产市场,最终让楼市调控的效果大打折扣,并加速实体企业的死亡。除此结局之外,别无其他。



发表时间: 2017-10-08 01:52:00 作者: 海石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