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三十)(图)


清代孙温画的红楼梦本。(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三十 沐浴春风漫游仙庄 震撼心灵惊见天堂

贾琏,贾环等人对“山里”早已十分神往,早盼着进山一游。这次他们下定决心,一气工作了四十天,积攒了八天假期。经过几天准备,八人终于启程了。贾政,贾琏,贾环,贾蓉,柳大哥及两个儿子,璞玉八人,二辆马车,一车装货,一车载人,当然还有小狗宝儿,它可是进山的向导。一行八人经过近二日的颠簸,第二日傍晚时分终于顺利的穿过秀林到了山里。一进山就被周围的奇丽美景吸引,恍如梦境。绕了一段山石路,眼前更加开阔,老远看见一座白楼,门前的高高台阶上,站着一位老人。

贾环,璞玉,贾蓉跑上前去,跪倒在地,口呼“神仙爷爷”,老人连忙一一扶起,笑容满面,说:“你们怎么知道我。”贾环说:“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您老人家和我们梦里见到的一摸一样!”神仙爷爷手抚胡须,朗声大笑。这时,贾政他们也走了过来。一一拜过,老人说:“欢迎!欢迎!一路鞍马劳顿,请进屋说话。”进了院子,四处一望,处处清新雅致。进了正房大厅,两个清俊女子送上茶来。神仙爷爷问:“都还好吗?”贾政说:“都好,良玉已高中状元,接着又大婚。”贾琏说:“柳大哥的两个大儿子都当了将军,如今全家住在皇上赐给的将军府。”神仙爷爷问:“贾家人可好?”贾政说:“谢您老人家关心,托您老的福,贾家人都已出狱,如今一家子过得其乐融融。”贾环说:“宝玉哥,良玉哥不久就要当父亲。”神仙爷爷哈哈一笑,说:“真是喜事连连,好!好!”贾蓉说:“他们都想念神仙爷爷和众乡亲,每日念叨。”神仙爷爷说:“我们也想念他们,前日接到青儿的书信,说是你们要来,很是高兴。”这时,两个丫头喊大家进餐,众人进了餐厅。

两个干练,清秀的大嫂笑盈盈地迎接。饭菜早已摆好,众人入席。爷爷说:“偏僻野巷,没有名酒佳肴,只是山中野味而已,请慢用。”众人吃了几口,个个赞不绝口,“这鱼虾真鲜美!”“这菜蔬真爽口!”“这香菇,木耳甚是鲜甜。”“这白米饭真是软绵味长。”柳大哥说:“看来乡亲们都会种稻米了。”神仙爷爷说:“你那六十亩稻田一年两季,年年丰收,家家都能吃到米饭了。”大哥说:“我如今也在种稻子,这次想带点种子回去。”神仙爷爷说:“好啊!你要什么,开个单子,都给你带上。”神仙爷爷又问:“明儿准备到哪去玩?”贾政说:“到村子里看看,见见众乡亲。”贾环又问:“这村头有个大井台和一棵大槐树吗?我们想到那里去玩。”饭后,神仙爷爷告辞,指指大嫂和小姑娘,说:“他们四人照顾你们,早点洗澡睡觉,你们的卧室都安排在楼上。”转身要走。贾琏说:“请爷爷留步,带来一车礼物,请爷爷收下。”说着众人都到了门外。

贾琏走到车旁,揭开毡布,只见车内装得满满,足有十几个大箱子。贾琏说:“这是六十匹绸缎,这三十匹颜色鲜艳的,说是交给一个什么女国王,给姑娘们做衣服。”两个小女孩听后,捂着嘴笑。“这三十匹颜色深些的要交给爷爷,说是给村里老年人做衣服的。这二箱子是红蜡烛,说是村里人喜欢;这两箱子是笔墨纸砚和书,说是给孩子们读书用的;这两大箱子是良玉夫妻送的喜糖,村里每人一份。”两个大嫂说:“我们有吗?”贾琏说:“当然有!”说完打开箱子,每人给了一包,只见每一位都是沉甸甸的一个大红包,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洁白的手帕,手帕的角落上系着一小块鲜红晶莹的红心型宝石,红宝石正面刻着“双喜”,背面“林柳”二字。还有一个纸包,包着一些西洋进口奶油糖块。四人拿到礼物,十分开心。

这日,八人一直睡到红日射窗才醒来。洗漱毕,大嫂已催下楼吃饭,人人依窗而望,遥望窗外风光,真是永远看不够,连催几次,才依依转身下楼。早餐已摆好,每人面前还有一杯酥酪,贾蓉不由一惊:“还有这珍贵的东西?”大嫂笑笑说:“不算什么,这是隔壁王爷爷送来的。趁热喝了吧。”众人一口一口品尝着。贾琏说:“香味浓郁,悠长。”吃完早饭,两个小姑娘又带他们到花园,菜园转了一圈。璞玉,秉智忍不住摘了几个嫩黄瓜,小姑娘到井边摇上一小桶清水洗了黄瓜,众人分着吃了,都说满嘴清香。八人这才向大门口走去,众人一看,门口放了一大排东西,筐筐篓篓,有鱼虾,肉蛋,青菜,水果,干菜,干果,蘑菇--大嫂闻声赶来:“这是乡亲们送的,都是自家种的,养的。”众人不由心头一热,贾琏说:“这里的乡亲待人真亲!”大嫂说:“这点东西算什么,又不是特意买的。”

一行人出了大门向村头走去,小狗宝儿早已欢蹦乱跳地跑到前面。他们悠闲地走在村道上,边走边观看两边的农舍,不一会,老远就看见村头高高的黑石井台,一棵郁郁葱葱的老槐树,男女老少,热热闹闹。走到近处,乡亲们都站起来,双方抱拳致礼。连忙让出一条长长的石桌和八九个石凳让他们坐下。柳大哥向乡亲们引荐,“这是宝玉的父亲,这是他的堂哥,这是他的内侄。这是他的兄弟。”说起宝玉,人们都说:“就是那个俊美的新郎官。”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奶声奶气地说:“那天他和新娘子打架。”“打架?”贾政兴趣盎然,笑着望着小姑娘。小女孩认真地说:“新郎官老是抓住新娘的手,说怕一阵风把新娘刮跑了,新娘害臊,不让他拉,两人就打起来了。”众人听后都哄然大笑。

一听说璞玉是良玉的亲弟弟,都说:“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弟兄俩真像!”一个老爷爷说:“我们背后都喊他文曲星,全村人都知道他出山后准能状元及第。”听说已和丹儿成婚,众人赞不绝口:“丹儿姑娘温柔可亲,天生一对,天生一对!”正说得热闹,忽听背后竹林深处传来歌声。孩子们说:“周爷爷打鱼回来了。”歌声由远及近,不一会只见一位老人把一只小舟停在荷花池边,走上岸来。脚穿草鞋,头戴斗笠,一手提一个竹篓踏着歌声走来。后边跟着一个穿着红短裤,戴着红肚兜的小孙子,胸前抱着一个篓子,喊:“爷爷,爷爷,等等我。”唱歌的老人走近人群,“噢,今日有客人,准是玉楼的亲戚。”回头喊:“小石头,快给客人行礼。”小石头把篓子放下,两个小拳头抱在胸前,朗声说:“爷爷好!大伯叔叔好!大哥们好!”贾琏说:“小石头也好,真可爱!”老人说:“你用什么招待客人。”小石头立即把篓子搬到石桌上,倒出一大堆莲蓬。老人说:“刚刚摘下来的,请尝尝鲜。”老人又把其余的莲蓬撒向人群。璞玉边吃莲蓬边说:“我们老家江南,每年这个时候,男女老少都吃,可是没有这里的好吃。”“那你就多吃点!”老人说。

一个莲蓬没剥完,只见一个小伙子走到井边,摇轱辘,摇了几下,摇出一个大网子,网内三个大西瓜。小伙子把西瓜放在石桌上,拿出一个明晃晃的尖刀,唰唰,把三个西瓜从中切开,顿时清香扑鼻。“哇!黄金的西瓜!西瓜还有黄瓤的,我从未见过。”贾环高兴地叫了起来。小伙子说:“这黄沙瓤西瓜特别甜,你尝尝。”说着递给每人一块。贾政说:“真好,又甜又香,又清凉,从来没吃过这么甜的西瓜。”小伙子说:“昨晚刚摘下的,放在井水中泡了一个晚上,更好吃。我家地里多的是,明日我再送几个过去。”边吃边讲话,贾琏问:“家家门口都有一个缸,上面还有盖子,这是干什么的。”一个乡亲说:“缸里面是泡的茶水,供来往行人喝的。”贾蓉问:“我们住的楼门口,放了一个筐,刚才看村子中间也有一个,这里也有一个。”“这是放东西的,人们捡到了东西,往里边一放,丢东西的人到筐内一看,准能找到。”贾琏问:“噢!那这里真的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啊?”一个大叔笑着说:“还是拾遗的,不拾怎么放到筐里?至于夜不闭户吗,我们这里没有小偷,更没有强盗,不需要防谁,也就不用闭户了。”

几个小伙子又带他们到花田和池塘转了一圈。这边鲜花姹紫嫣红,那边满池荷花,含笑怒放。不觉到黄昏,与众乡亲依依告别。几个热心的小伙子走来,说:“回去时,还可走另一条路,与村道是平行的,但更有趣。你们会经过一片果树林,尽管摘果子吃,我们这里四季如春,什么水果都有。宝儿给你们带路。”只见小狗已窜入竹林,八人进去一看,竹林中的确有一条小路,竿竿翠竹生凉,空气清爽,地上鲜花如锦,他们背靠竹竿,享受这份惬意,望着眼前美景,再也不想离开。小狗在前边“汪汪”叫着,催他们快走。出了竹林又进入一片桑林,出了桑林,忽见一片果树林,果然枝头挂着各色水果:金黄的杏子,鲜红的桃子,紫色的李子,绿色的梨子。伸手可得,实在诱人!又穿过一片柳林,抬头一望,白楼就在眼前。

进了院子,两位大嫂说:“中午也没吃饭,饿坏了吧。快吃饭吧。”“不饿,一直都在吃。”洗了手,大家吃晚饭。大嫂说:“神仙爷爷刚才来了,说今晚不陪你们了,让你们自便。明儿派王叔带你们去玩儿。说如果到外边玩一定要每人都带火把,并交代一定要带着宝儿,如果在山中迷了路,宝儿会安全带你们回来。”璞玉说:“多谢爷爷关心。”众人边吃边商议明日到哪里去玩。贾容说:“咱们明日去拜大佛吧。”“拜大佛?”其他人不解。贾容笑着说:“那西方的大佛山一带尤其壮美,山腰间挂了一排飞瀑,咱们明日到那里玩,可好?”众人一致赞成。

第二日刚吃过早饭,王叔就来了。大家准备了火把,带了火种,带了点干粮。贾蓉说:“带些水吧。”王叔说:“不用,这次咱们就沿着河流走,河水就在咱们身边,还怕没水喝。热了跳进去洗个澡也行。这河水就是那大佛山顶上的雪水融化了,流过来的,水又干净又清凉。喝了能治百病,洗了澡,能使皮肤更光滑。”“真的?”璞玉说:“那我可要多喝些。”准备停当,九人出发了。右边是一带葱郁的树林,林边开满五颜六色的花朵,左边是一条清澈的河流,河水一路欢唱着陪伴他们,他们走在一条洁白的小路上,这条小路就是一道风景,一路兴致勃勃,不觉走了两个时辰,前边忽然被一带浓密的森林挡住了去路。森林背后传来隆隆的水流声,王叔说:“方向是对的,看来只有穿过树林。”宝儿已经在林中叫,人们只好跟着宝儿钻进去。一开始尚有阳光透过树叶撒下点点金光,再往前走,金光也消失了。一片黑,贾琏说:“点火把吧!”王叔说:“不妥,怕引起森林大火。再过一会,眼睛就适应了,你们先闭一会眼试试。”人们试了一下,睁开眼,果然能影影绰绰看到周围的树木了。

宝儿在前边带路,王叔解下腰带,让后边的人拉着,后边的人侧着身子拉着手,这样走了半个时辰,终于出了林子。人们一抬头,个个惊得目瞪口呆,瀑布就在眼前!无数道瀑布从山顶呼啸着飞流而下,流到湖水中,溅起一片雪白的浪花。就像一个宽宽的用玉珠织成的雨帘,细细的水丝调皮地钻到怀中,轻轻拍打着人的脸。玉帘下是一片湖水,湖水清澈,碧蓝如翡翠。湖水打着漩涡向下流奔腾而去。人们一句话说不出来,被眼前壮丽的景色,巨大的声势深深震撼!足足呆立了半个时辰。王叔笑问:“看够了没有?再到周围看看吧。”人们才如梦初醒。望望周围,忽见那边山脚下,一大片粉红,如烟如霞,年轻人惊呼着向那边奔去,走到跟前,原来是一片粉色的芦苇。贾环说:“只见过白色的芦苇,从没见过红色的,真好看!”

这时,只见宝儿在一丛芦苇跟前“汪汪”大叫,大家走过来,王叔把小狗赶过去,它又回来对着那丛芦苇大叫,如此三,四次。王叔说:“奇了,这芦苇丛中有宝贝?”说着捡起一根树枝,向芦苇丛走去。柳大哥也操着一根棍子跟着,小狗早已飞奔向前,过了一会,柳大哥向大家招手,这时,他们俩人劈开芦苇,已开出一条路来。走出芦苇丛不由一愣,只见一个大大的洞口,洞中冒出丝丝凉气,凉爽,舒适。小狗已进了洞,璞玉,贾环也要进去。王叔说:“还是要仔细些,不知里边有何物。咱们跟着宝儿走,我在前边开路,柳大哥殿后,走慢些,先点三个火把,省着点用。”洞有一人多高,可容两人并行。两边壁上和地上湿漉漉的,头上还不时滴下水来。走了约半里路,洞忽然越来越窄,一开始只能容一人,后来只能一人侧身慢慢移动。渐渐洞又宽了起来,贾蓉忽然大呼:“你们看!”众人一看,不由惊呆了。只见两壁和头顶的石头洁白如玉,晶莹剔透,千姿百态,有的如破土而出的石笋,有的如倒挂的玉钟。秉礼说:“你们看,那是一串花生!”众人一看,“真像!”璞玉说:“那是玉米!”“像!”秉智说:“看!那里好多黄瓜!”“像!顶上还顶着花,是嫩黄瓜!”贾环指着左上方:“那是个猴子,正看我们呢!”“那是匹白马,正望天长啸!”“那是个威武的将军!”“那是冰清玉洁的女子!”……真是琳琅满目,目不暇接。王叔在催,狗儿在叫,只好恋恋不舍往前走。

边走边看,前边一块石壁挡住去路。忽然见石壁两边各有一个洞,有的要进左边的洞,有的要进右边的洞。王叔说:“咱们听宝儿的,宝儿有灵性。”小狗叫了两声,往左边洞中窜去。又走了一小段窄洞,前边豁然宽敞,众人齐呼:“好大!”只见一个穹形大洞,高约百尺,可容纳几千人。中间一根笔直的石柱,直插洞顶。更奇的是,南边竟有一张长方形石桌,桌后竟有石椅。后面壁上全是雪白如玉的石板。石板中间从上到下则有条条石痕。正如打着皱褶的白色帷幕。环绕石桌有些或方或圆的石凳。人们啧啧称奇,忽然右上方射出七彩霞光。大家议论纷纷,大多数人认为,可能那是山顶,从山顶的石缝中射进来的阳光。贾琏认为大佛山高入云霄,这山洞不过百尺,怎可能是山顶。

正说着,只见小狗在那边暗处汪汪乱叫。人们走过去,又是一惊,竟然有梯子!抬头一望,那梯子直通放出霞光的亮处。狗儿和几个年轻人早已上了梯子,贾琏问贾政:“叔父,您能行吗?要不咱们坐在这歇歇,等他们下来。”贾政说:“我还行,咱们上去吧。”众人等他们跟上来又继续往上走。有人数着已经走了二百个台阶。柳大哥说:“奇怪,在下面看只不过几十个台阶就能到达,可如今都上了二百个台阶,还望不到影。”这时人人口干舌燥,腰酸背疼,饥肠辘辘,往上看,前面的梯子如在云中飘。有几个人胆怯了,要下去,王叔说:“如果现在下去,恐怕半路上就饿晕了,不如就把下去的力气用在往上攀登。老天会帮忙的。”刚说完,上边飘下来细细的雨丝,人们抬头,张开干裂的嘴唇,雨丝入口,顿时感到沁人心脾。正要往上蹬,忽见前方石壁上伸出一根枣树枝。枝上正好十个鲜红的枣子,大家小心翼翼地摘了,一人一颗,宝儿也吃了一颗。只觉得甘甜无比,顿觉身轻体健,力气倍增。人们一鼓作气,又爬了不知多少台阶,终于到了一个圆形的平台。平台周围是护栏,正好能站十个人。往下看,阴风嗖嗖,不由头昏目眩。平台周围全是石壁。贾环说:“费了这么大劲,难道只是为了在这平台上一站?”

刚说完,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前边的石壁,向两边退去,人们一看,惊得嘴再也合不上。只见眼前七彩霞光照耀,五彩祥云飘飘,光芒四射,照人眼目。好一个光明世界,左边一片宫殿绵延数里金光闪烁,右边一片琼楼玉阁,晶莹剔透,金殿琼楼互相辉映。群峰之巅,山腰之中,竹林之下,随处可见仙人,有的对弈,有的品茶,有的读书,有的打坐。仙雾环绕处,隐约可见楼榭歌台,仙娥起舞,仙童奏乐。忽听头上有说话声,抬头一望,只见两位仙人脚踏云朵边说笑边悠悠飘去。又见那边十几位仙女,身穿霓裳,说说笑笑,从南向北冉冉飞去。衣袂飘飘,腰带飞扬。又见那古松之下,仙鹤起舞;蓝天之上,凤凰于飞;山脚下,麒麟奔跑。正看得入迷,忽听仙乐响起,天空中幻化出一个巨大的彩轮。彩轮随仙乐飞旋。天国中的仙人们听到音乐,立即就地打坐,个个闭目合十,面带祥和。彩轮愈转愈快,不断射出七彩霞光,霞光万道,整个天国变成了一个璀璨夺目,流光溢彩的七彩琉璃世界。

人们激动不已,天国近在咫尺,贾环想迈步踏进去,刚抬脚,好似一个铁锤打将下来,震得全身麻木。这时只听一声:“客人请回!”声如洪钟,从四面八方传来,说也奇怪,几个人如同有人拖住一般,不断后退,当听到第三声时,已经身在那个大厅之中,又接连喊了三声,九个人已站在洞外。忽然一声巨响,几块大石飞来,瞬间把洞堵上,严丝合缝。九个人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面对洞口,郑重地叩了三个头。站起来,举目四望,秋风飒飒,芦苇簌簌。旁边的飞瀑仍不停地流淌,个个像是从梦中醒来。他们走在回归的路上,不禁打了个寒噤。贾琏说:“记得进洞时,烈日炎炎,怎么转眼间就变成秋天了?”树叶枯黄,小河仍然是一路欢唱着陪伴他们。前面河流转了一个柔和圆形。圆形河滩上有几个石桌石凳。贾政说:“咱们在此休息一下吧。”众人一齐坐下。停了一会,贾政说:“以前只听说‘神仙洞府’,今天竟然看到了。”贾环说:“以前听说有人在山洞里修行。我当时想,打死我也不去,一个人坐在洞里多闷多寂寞啊,没想到里面竟别有洞天。”贾政说:“那必须潜心修炼,修得正果,才会出现洞天的,如果不真心实修,那会饿死渴死在里面的。”贾琏说:“我以往根本不相信有神仙有鬼,如今真的相信有天堂有鬼神,以后可要对神灵尊重敬畏了。”贾蓉说:“我是不相信什么因果报应的,现在不得不信了,以后可要多做些善事,多积些德了。”人们都在沉思。

过了一会,贾政说:“我们对神都要怀着感恩之心。今天咱们见到了天国,世上能有几人见到。这分明是神对我们几人的偏爱。是神有意安排的。有时,我想,看来前几年,我们贾家遭到两次抄家,全家人流放坐牢,好像是一场劫难。其实是件好事,说不定就是神这样安排的,让我们吃些苦,遭些罪,好还清以前的罪孽。”众人思索一会,都认同。王叔说:“贾老爷高见,这趟游洞没有白游。”到了玉楼前,只见神仙爷爷立在高台上迎候:“玩得尽兴吗?这一游就是两个月,家里人早已多次催促,冷了吧,快进屋。”

第二天,他们到了宝黛办婚礼的打谷场,又到天门山和秀林里玩了半天。第四天就打道回府了。宝玉问贾环:“这次进山有什么收获?”贾环说:“看到的美景自不必说,更重要的是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洗了个热水澡,洗掉不少脏东西。”宝玉拍拍他的肩膀说:“说得好,你一定能做个好人。”



发表时间: 2017-10-12 06:00:15 作者: 黄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