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对香港“最新指示”将用“成都经验”?(组图)

习近平对香港“最新指示”将用“成都经验”?
习近平对香港“最新指示”将用“成都经验”?(Kazuhiro NOGI - Pool/Getty Images)

中共高层北戴河密会进入尾声,据悉,其中香港反送中事件这个敏感议题被重点讨论。资深评论人林和立8月12日在《苹果日报》上发表的文章,引述了大陆消息人士的提供的信息,习近平香港问题已有“最新指示”,即:“无需动用部队,用严刑峻法尽快平乱,寸土不让。”消息指,北京命令已由中联办控制的香港警队,要“多抓人”并加重判刑。虽然不确定消息是否真实,但依据历史和目前的情势判断,这一策略还是有相当的可能性。

严刑峻法 六四中的“成都经验”

人们了解的六四,多数是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坦克、军队镇压,不为人广知的是,六四中没有动用坦克、军队,而是动用武警,用催泪弹、木棍、铁棍的成都镇压行动。

看到武警、催泪弹、木棍、铁棍这些词汇,大家可以看出,香港目前的情况,与30年前六四的成都“小天安门”事件极其相似。

习近平指示的“严刑峻法尽快平乱”的参照模式,极有可能就是当年的“成都经验”。

成都镇压行动,没有动用坦克、军队,而是动用武警,用催泪弹、木棍、铁棍。
成都镇压行动,没有动用坦克、军队,而是动用武警,用催泪弹、木棍、铁棍。(网络图片)

当年北京“六四”事件发生后,成都天府广场上,警方动用了催泪瓦斯,并用警棍殴打示威者。大批抗议者被打伤,美国外交官员当时对《纽约时报》称,当天有多达100名重伤者被抬出天府广场。

1989年6月5日晚上到6月6日凌晨,成都锦江宾馆发生了惨绝人寰的屠杀事件。武警在外国房客的众目睽睽下,将逃入锦江宾馆的示威者用铁棍打死。

一位西方游客从五楼的阳台看到大约25人跪在庭院里,然后脸朝地头被按到地上,双手捆在背后,“那些穿着白衬衣黑裤子的男子们走过去,用铁棒砸那些在地上的脑袋。他们杀了他们,一个接一个,此时其余的人仍在求饶。”与北京的论调一样,成都的抗议者立即被当局称为“政治风波”中的“暴徒”。

美国公共广播电台常驻中国记者林慕莲(Louisa Lim)曾经采访了一位成都母亲,这位母亲年仅17岁的儿子,于1989年6月6日骑自行车回家时失踪了。直至2000年,她才获得一张儿子尸体的照片,口鼻周围有血块,鼻上有一大块瘀伤,脸部肿胀变形,一只眼睛微睁开。

目前港警已在世界的注视中多次使用暴力,并发生警黑勾结,用棍棒殴打示威者事件,如果采用更加残暴的“严刑峻法”,很可能将参照“成都经验”。

8月11日晚,香港警察在铜锣湾、湾仔发射催泪弹清场。
8月11日晚,香港警察在铜锣湾、湾仔发射催泪弹清场。(摄影:李天正/看中国)

加重判刑 毁灭年轻人的未来

港人此次“反送中”游行,根本愿望是为了守护未来,消息指出的“多抓人”并加重判刑,是在以恐吓、恐怖威胁“反送中”的年轻力量。

这个阶段,中共可能采用的手段,很可能参照迫害法轮功、迫害维权律师的手段:以签“保证书”的方式逼迫、用看不见外伤的方式殴打、药物迫害、观看洗脑宣传片、不让睡觉等方式摧毁人的意志。

中共不会撤回“暴定性

这次,港人的“五大诉求”中包括“撤回暴动定性”,其实,不论从中共最近的表态,还是历史来看,中共都不可能撤回“暴动”定性。

1997年9月12日,被软禁8年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曾写信给中共高层,要求重新评价六四,他在信中写到:

“请允许我向大会提出一个对‘六四’事件重新评价的问题,请予以审议。令举世震惊的‘六四’事件已经过去了八个年头,现在回过头来看,有两个问题应该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给予回答。

第一,那次学潮不管存在什么偏激、错误和可指责之处,但把它定性为‘反革命暴乱’是没有根据的。既然不是反革命暴乱,就不应该采取武装镇压的手段去解决。当时的武装镇压虽然迅速地平息了事态,但不能不说人民也好,军队也好,党和政府也好,我们的国家也好,都为当时的那种决策和行动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其消极影响直到今天依然在党群关系、台海两岸关系以及我国的对外关系中继续存在。由于这一事件的影响,还使十三大开始的政治改革中途夭折,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以至在我国经济上改革开放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出现种种社会弊端迅速滋长蔓延,社会矛盾加剧,党内外腐败惩而不止、愈演愈烈的严重情况。”

“第二,对那次学潮当时是否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办法,既可以避免流血又可以平息事态呢?我当时提出‘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就是为了争取这样的结局。我现在仍然认为采取这种方式是可以不流血地平息事态的,至少可以避免严重的流血冲突。”

“对于‘六四’事件的重新评价问题,迟早是要解决的。即使时间拖得再久,人们也不会淡忘掉的。早解决比晚解决好,主动解决比被动解决好,在形势稳定时解决比出现某种麻烦时解决好。”

然而,“六四”过去了30年,这封信写完22年,中共领导层换了几代,不仅“六四”没有重新评价,“暴动”定性没有改变,社会矛盾和腐败更是达到临界点,香港“六四”又要重演,或许不是以北京模式重演,而是以成都模式重演,亦或是以香港模式重演。

可以看到,中共运用积累的经验,永远是最坏的经验。不过,黑夜挡不住天亮,在中共70大限时,它开启的一切模式都将是自毁模式。



发表时间: 2019-08-13 13:08:07 作者: 徐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