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发的白鹭鸶--黄头鹭(组图)

黄头鹭。
黄头鹭。

文、摄影/张易书

黄头鹭的聚会。

艳夏的万丹,哪怕只要有一朵云飘挡太阳,都会觉得是上天恩赐的短暂凉爽,以往可以遇到的夏候鸟燕鸻,不知怎么的,今年全无遇到,万丹滥庄这片原野,只剩割牧草机招引来的黄头鹭群。

这是比较特别的观察,因为以往都是看到黄头鹭夹杂在小白鹭族群中,十不过一二,但是今天这一群却是以黄头鹭为主,驾驶割牧草机是位年轻的小哥,揣想是暑假返家帮忙的年轻人,或刚开始投入家族牧场的牛二代,因为驾驶收割机在转弯的时侯,来回磨蹭很久,俐落感没有、不确定感满溢,地上都被大轮子碾压出深深的车辙痕(好处是一场雨后,应该会成为小飞羽的泡澡处)。

黄头鹭则是不管旁边是小哥或是大叔,有牧草机惊扰起来的虫子可吃就好了。

牧草收割后留下30-40公分的根部,这样一阵雨后又可以透长青绿,这是牧场的永续耕种法,好是好,但是对拍照不好,因为黄头鹭的身影就被挡住一大半,纵然我眼前排满整队整队的黄头鹭,却无法用相机展现拥挤的觅食画面。

只有几只脱队的,走在隆起土圃,让我有机会取到鸟影,纪录今年,没有拍到燕鸻的夏天。

另外,夹脚拖,也在我脚背,烙出身影。

黄头鹭。
黄头鹭。



发表时间: 2019-08-13 13:40:00 作者: 张易书(文/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