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青年”海外耍流氓一样在种恶因(图)

一些海外富二代开着法拉利,高挂五星旗,以招摇炫富之姿来“爱国”。
一些海外富二代开着法拉利,高挂五星旗,以招摇炫富之姿来“爱国”。(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10月9日讯】有别于香港本地反送中人士面对港警的武吓,如今,许多海外香港人正遭到中国海外二代、留学生的霸凌。7日上午,有中国观光客在台大校园大摇大摆撕毁声援香港的连侬墙海报,这是继东吴、文化、世新、清华、台艺大等校连侬墙被陆生、陆客破坏后又一起。台湾甚且如此,其他国家学校里的港生,这段时间以来受挺共人士骚扰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尤其,这些陆客、陆生心底已完全无视他们所在之处还是个标榜自由民主人权的国度。

就在中共建政70周年前夕,一支影片在网上传出,让人见识到中国人比例极高的加拿大温哥华,又上演了大家不想看到的一幕。一群中国海外二代不仅言语嚣张地拆损当地一处贴满声援香港纸条的墙面,还对一旁的港人粗鲁挑衅。先前,支持香港争民主的“港加同心、全球抗暴”活动在温哥华集会时,当时便有唱反调的中国留学生,开着法拉利,高挂五星旗,以招摇炫富之姿前来叫阵。

原本,外人对中国近几十年来所谓的改革开放,抱持了一种期待和想像,以为当有愈来愈多中国人有能力,且有机会接触到他国的民主自由,乃至开放的风气,很可能会稍微修整其思想和行为,让彼此以普遍认知的文明方式相互交流,那怕是对立的。时至今日,因香港反送中点燃的冲突,却在在印证这种期待还存有高度落差。

那群海外中国爱国流氓,许多至少都已是移民第二代以上,又或者是正吹拂着西方自由气息的留学生,然其行径,较之他们上一辈民族主义者,却又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仅气焰倍加猖狂,还可以挟当下中国经济起飞、大国崛起的样态,向他们的对立面施以带有优越感的辱骂。

到今天,许多中国人依然坚信自己无论在香港议题、西藏议题、新疆议题抑或是台湾议题,都是愤怒有理。和中国有利害关系者,或对中国有浓郁情感因素者,自然也多倾向采取“理解中国”的方式,尽可能帮着淡化那些中国网上小粉红下三滥的网络攻势,又或者将接连拆毁连侬墙,顶多看成是校园言论自由的交锋。

不过,也正因为这群中国爱国流氓的年龄层普遍不高,他们和对立面者发生冲突的地点,多是在自由国度的校园或其周边,反而愈发让人担忧和无奈。借用一名中国前媒体人对当前中国新一代年轻人的描述:对于信奉丛林法则胜者为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来说,一切都是围绕自我利益最大化这个目标服务的,同一个行为,如果他做了不利于我,就用这套标准去抨击他,如果我做了有利于我,就用另一套标准来捍卫它,这其实不是双重标准,而是单一标准,或者说是高度自由中心主义,由于这种个人中心主义特别像未曾发育成熟的小孩的心智,所以中国人有用巨婴,“类人孩”之类加以概括…因为这种思维也表现为不能明确区分价值与事实,或评论与事实,是一种混杂而不清晰的思维方式,是一种发育突然戛然而止的思维…

对照中国那些海外二代、三代和留学生们近期对待海外港生的举措,俨然是超越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极其自我中心,上述观察能不说是一语中的?我们原以为中国党国教育下,建构出的那一套思维法则,将特别发挥在国和国之间的抗衡层次,或是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对峙,再不然,也多是在所谓传统中侨、老侨身上才会有的蛮横,实际上,在诸多年轻一辈中国人的校园生活和日常生活里,便已高度发酵,一群已然依存海外,却仍然只用微信、只看微博的海外中国年轻人,恐怕心胸开展的极少,倒是更形封闭保守退步,并以身上全然不同于上一代的装扮行头,作为霸凌他们眼中弱者的后盾。

是的,就是“霸凌”,他们对海外港人、港生的行为,就是不折不扣巨婴式的霸凌,就是反社会行为中以权力(背后中共撑腰)的不对等,对其他人进行心理、身体和语言上的攻击,让受迫的人身心压迫,进而感到愤怒、痛苦、羞耻、尴尬、恐惧甚至忧郁。心理学上认定了“霸凌”所带来的伤害很多是不可逆转的,并且会为社会的不稳定种下诸多恶因,这是美、加许多学校必须经年累月反霸凌的主要原因。

温哥华中国人屡屡和当地港人发生冲突之际,有当地港人呼吁,“这里是温哥华,不是香港,我们要打的仗跟香港不同”,他的本意是要海外港人的抗争必须克制、合法,惟“我们要打的仗跟香港不同”,这“仗”字,则同时道尽了被霸凌者的愤怒,要说愤怒有理,今天他们才是真正需要与之站在同侧的一方。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链接



发表时间: 2019-10-09 09:41:28 作者: 《上报》李濠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