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罗浮宫走秀遇诈骗 金钟奖男配角也受害(组图)

温升豪凭借《我们与恶的距离》拿下本届金钟最佳男配角奖,赴罗浮宫走秀遇诈骗,温升豪也受害。
温升豪凭借《我们与恶的距离》拿下本届金钟最佳男配角奖,赴罗浮宫走秀遇诈骗,温升豪也受害。(图片来源:中央社)

甫夺金钟男配角温升豪,得奖前夕传出受邀赴罗浮宫遇上骗局,经纪公司多名模特儿也受害。对此,温升豪今天回应,9月底赴法当晚就觉不对,就当作赚几天假。

温升豪今天获邀担任公益大使,在爱盲基金会记者会后亲自向媒体记者回应事件始末,他表示,艺人只是奉命行事,当晚即发现旅馆有异状,再加上经纪公司发现有媒体揭露,时尚秀似乎有些问题。

温升豪说,自己本来是以观礼身分出席活动,公司发现疑问后,希望旗下艺人不要介入这些纷争,也就没有出席相关活动。

远赴法国工作喊卡,温升豪笑说,就当作赚到几天假,他取消活动后开始游法,并拜访在法国的台湾服装设计师,更穿上衣服拍照发文,他表示:“知道他们独立在外国创业真的很辛苦。”除此之外,温升豪还拨空到法国的酒馆品酒。

《镜周刊》今天报导指称,这场号称斥资千万元的“罗浮之夜红楼梦境”封馆走秀活动是场骗局,主办宣称让妈祖神衣与蒙娜丽莎同框,邀请伊林经纪公司安排旗下艺人温升豪等人远赴法国罗浮宫走秀

报导指出,一行人抵达巴黎,下榻的旅馆虽近罗浮宫,但房内除了有蜘蛛网,还有积重的灰尘,连浴室热水也时有时无,甚至联络群组中还有人冒充艺人蔡依林,谎称她将担任代言人。最后公司察觉异状临时终止工作,而罗浮宫以及被害者等准备对负责人黄韵庭提告。

稍早,伊林经纪公司发出声明,公司仅受邀参加,基于避免纷争以及保护公司艺人立场,即时与主办单位协调并经同意后,并未参与这次活动,媒体报导,活动疑似为诈骗等疑虑,应由相关权责单位加以厘清。

勇夺本届金钟男配角 乐见台剧蓬勃发展

赴罗浮宫走秀遇诈骗,金钟奖最佳男配角温升豪也受害。
赴罗浮宫走秀遇诈骗,金钟奖最佳男配角温升豪也受害。(图片来源:中央社)

演员温升豪今年凭着2部戏入围金钟戏剧类男主角及男配角奖,最后顺利拿下本届金钟男配角奖。与此之前,他曾离开5年到中国拍戏,现在看到台湾戏剧再次蓬勃发展,心里很激动,日前接受《中央社》专访时坦言,很开心此时也身在其中。

温升豪今年以戏剧“双城故事”入围金钟奖戏剧类男主角奖,在剧中演出一名曾经遭遇失败的社会菁英,在台北大稻埕经营柑仔店,所遭遇的故事。

在“我们与恶的距离”中,温升豪饰演报社创办人,一心希望能改革媒体,他在一场无差别杀人案中痛失爱子,与妻子婚姻触礁,该戏演出让他入围今年金钟奖戏剧类男配角奖,最后顺利抱回本届金钟男配角奖。

温升豪出生于高雄,在新北三重长大,大学选读传播科系,也曾经担任记者,后来前脚踏入模特儿界,后脚跟着走进演艺圈,成为演员。

高瘦的身形搭配笔挺的穿着,这是温升豪在戏剧中最常出现的扮相,他最为人所知的角色,除了几年前《犀利人妻》中那个回不去了的温瑞凡、《败犬女王》里的学长,还有近期《我们与恶的距离》里情感压抑的刘昭国。温升豪说,希望接下来还能演活更多角色,让观众记得更多不同面向的他。

曾赴中国演戏看尽光怪陆离 庆幸自己回台发展

金钟最佳男配角奖温升豪:“我隔了将近5年才拍台湾的戏,我自己也觉得很幸运 ”
金钟最佳男配角奖温升豪:“我隔了将近5年才拍台湾的戏,我自己也觉得很幸运 ”(图片来源:中央社)

温升豪受访时谈了许多这几年待在戏剧圈打滚,看到的光怪陆离、咸香辛辣,热爱演戏的他,从去年演出《双城故事》,到今年红了《我们与恶的距离》,很开心看到台湾戏剧终于爆出一片花火。

去年以前,温升豪跟许多演员一样,面临台湾戏剧市场的萎缩,为了生计、也为了看看不同的工作型态,前往中国演戏。不过,他坦言,很幸运在台湾戏剧开始蓬勃发展时回到台湾,“我隔了将近5年才拍台湾的戏,我自己也觉得很幸运,我拍完双城故事,突然感觉到一点,就是台湾整个市场打开了 ”。

温升豪指出,2013年左右,台湾戏剧开始走下坡,以前偶像剧的卖点已经销不出去,傻白甜的女主角和高富帅的男明星,观众已不再买单,但电视台依然被收视率绑架,困在偶像剧的荣光之中走不出来。

“我也跟电视台的老板聊过这个问题,但他们也不敢冒险,他们跟我说一句我要养员工啦。”温升豪表示,随着网络串流平台的兴起,载体开始转移,收视人口也转变,台湾戏剧走入一片死寂,“所以制作单位跟电视台也只能说不敢冒险,只能维持现状。维持现状的过程,韩剧一直出来,大陆剧一直出来,台湾就被边缘化。”

《与恶》爆红不是偶然 是成熟社会应该有的东西

第54届金钟奖5日晚间在台北国父纪念馆盛大举行颁奖 典礼,演员曾沛慈(左)、温升豪(右)皆以“我们与 恶的距离”拿下今年戏剧节目女配角及男配角奖,两人 在后台开心合影。
第54届金钟奖5日晚间在台北国父纪念馆盛大举行颁奖 典礼,演员曾沛慈(左)、温升豪(右)皆以《我们与 恶的距离》拿下今年戏剧节目女配角及男配角奖,两人 在后台开心合影。(图片来源:中央社)

在《麻醉风暴》、《通灵少女》等好戏接力推出,台湾戏剧像被注入新活水。温升豪表示,“我们旺盛的创造力都还在”,“加上公共电视有太多优秀的导演、新创的导演,他们一直都在做这件事情”。

在进入戏剧圈之前的温升豪曾担任过记者,在《我们与恶的距离》中演出媒体人的角色,让他内心感到相当激动,“我算是半个媒体人,即使我现在的工作,我也是媒体人,我能够做这样的事,寓教于乐,我觉得非常好”。他也坦言,这些讨论社会议题的戏剧会爆红,绝对不是偶然,“我看到一个成熟的观影人应该有的角度,看到一个成熟社会应该有的东西,就是与恶的距离”。

庆幸能跟台湾戏剧一起继续成长茁壮 不想再离开

温升豪还特别指出,《与恶》剧中,有许多演员对于内心戏的诠释,表现得亮眼,其中令人最印象深刻的就是拿下本届金钟奖最佳女配角的曾沛慈。据悉,曾沛慈在戏中面对弟弟陷入精神障碍,必须扛起家庭重任,却同时在爱情中失意,“我就看到沛慈,弟弟这样发病,不知所措,我觉得那个就是满考验演员的内在、内心”。

谈到未来发展,温升豪表示,什么角色都会尽力做好,希望能跟台湾戏剧一起继续成长茁壮,“我很庆幸就是台湾整体的创作力,跟被观众注意的这个部分,又再回来了”。

温升豪曾淡出台湾戏剧圈,如今他不想再离开,“我很开心自己成为这一分子,而不是已经被人遗忘,或者脱离这个团体,我还是在其中”。



发表时间: 2019-10-09 21:16:33